首页 > 家校之桥 > 沙龙广场
相关内容列表:
家长逼学让孩童早陷名利场

作者(来源):网络    发布时间:2010-06-09


    昨天,以12岁稚龄而被德国舒曼音乐学院破格录取的“钢琴神童”贾志超来到广东省音乐家协会,在200多位艺术考级负责老师面前演奏。他的经历再一次引起大家对于当前儿童“艺术考级热”的思考。 

    省音协是广东省内拥有音乐考级组织资格的三家单位之一(另两家分别为星海音乐学院和省群众艺术馆),每年通过他们参加音乐考级的少年儿童有近两万人。 

    当前的“儿童音乐考级热”到底热在家长还是孩子,一直令人困惑。 

    广州一家钢琴学校的老师告诉记者,他们发现,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家长偶尔会为练琴打孩子,有近一半的琴童因“不听话”经常挨家长批评;因为学琴,大部分孩子受到比其他同龄人更为严厉的管教,玩的机会则更少。这些都严重影响了孩子们对于音乐学习的兴趣。 

    据介绍,近年政府“禁止艺术考级与少儿升学挂钩”,大部分家长让孩子学音乐的初衷有所改变,不是单纯为了升学加分而是提高素质,但家长的“面子”却成了另一种十分有害的功利心态。广州爱乐艺术培训中心的王勇校长说,这对孩子的艺术教育和情操培养都造成极大的负面效应。 

    王勇说,类似家长表现主要有几种:一是盲目叫孩子考级,而且一上来就要考较高级别,原因可能只是因为“圈子”里其他人都在考,互相形成攀比,完全无视孩子真实的学习程度;二是总认为自己的孩子最棒,考级中一旦遇到挫折,就上门来吵闹,要退还学费;三是给孩子定下“机械式”指标,例如初二之前要考过八级,耗费大量精力一年两次地考,还千方百计找考官“走后门”……这样的行为又往往避不过孩子的眼目,刺激了孩子的虚荣心和名利思想。 

    时下,少儿艺术教育在广东如火如荼。从钢琴、萨克斯,到琵琶、二胡;从舞蹈、朗诵,到绘画、服装表演……著名青少年问题研究专家孙云晓曾指出,艺术教育过早被赋予了浓厚的社会竞争色彩,基本功训练需要持之以恒,如果家长将成人的功利思想贯穿到这一艰苦的学习过程中,反而容易令孩子远离艺术。 

    虽然是艺术考级工作的组织者,但昨天到会的老师们倒是一致认为,并不是每个学艺术的孩子都需要考级,更不能强求他们都走专业之路,这要视个人的天赋和兴趣而定。 
 
 


版权所有 上海市徐汇区教师进修学院附属实验小学  版权所有 您是第位访问者